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——红杉树

永远别忘《国际歌》,世代高唱《东方红》,狭路相逢勇者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学就是逃离  

2010-06-14 07:58:48|  分类: 谈古论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兄弟们,不是你们逃离了大学,而是大学逃离了你们,逃离了咱们。

什么叫大学?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……在止于至善。”德与善,这是圣人为我们树立的大学精神。孔丘先生率领一群各具情态的弟子在河里游完了泳,坐在河边的沙滩上讨论人生境界等“文科”知识和驾车射箭等“理科”知识,春风荡漾,白鸥翱翔,欢声笑语,大河汤汤。子路辩论不过孔老师,情急之下竟然动粗,一个左勾拳打过去,不料那孔老师也是练家子出身,轻轻一把拿住子路的虎腕,顺势一带,子路便又到了河里,众弟子轰然大笑,山鸣谷应……这就是两千年前的大学,它民主,它自由,它长知识,它练本事,它什么都教又因材施教,它不管分配却让你吃嘛嘛香,它团结、紧张、严肃、活泼,它是修养和展示高贵人性的殿堂。

然而,近代以来,大学放弃了人性,大学生蜕变为小学徒。大学成了贩卖知识甚至直接贩卖文凭的“文化驾校”。近代以来的大学开除了孔子和释迦牟尼,近代以来的圣人也就纷纷逃离了大学。鲁迅为什么逃离北京,逃离厦门,逃离广州,最后在上海滩落草为寇?就是为了逃离大学。鲁迅的后半生,可以说就是在跟大学里的无耻教授们浴血搏斗。蔡元培改革北大,企图恢复大学培养全面人性的高贵精神,但结局是黯然离去,独善其身。陈独秀、毛泽东、周恩来,无数英雄豪杰,他们都逃离了大学,另设杏坛,因为他们明白,当代的大学之道,已经不在大学的高墙之内了。

毛泽东终生都在思考人性的如何完善。他的一些政治措施未必是正确的,但他气贯长虹地指出学生要“不但学文,也要学工、学农、学军,也要批判资产阶级”。他特别强调人的全面发展,反对把人制造成知识的奴隶和干活的工具。他反对“五分加绵羊”,要农民都学辩证法。或许他太着急了,太浪漫了,不免矫枉过正。结果在他逝世后,工具性的大学体制以百倍的疯狂反扑过来。在80年代,由于现代化建设的渴望,由于对文革弊端的反思,人民对这一大学体制是欢迎的,人民称之为“科学的春天”。80年代的大学生高举起“小平您好”,80年代北大教师曹文轩把讲坛称为“圣坛”。然而随着“与国际接轨”的加深,随着教授要考英语和电脑,随着大学生去应聘舞男和面首,80年代酒神狂欢式的大学很快飘逝成神话。于是孔庆东的一篇普普通通的《47楼207》才那样洛阳纸贵。

放下神话,身边真实的大学充满了污浊、猥琐、腐败。大学已经没有了,遗存的只有大学的尸体和依靠啃食这尸体谋生的教授。1998年北京大学百年校庆,标志着中国大学的寿终正寝。于是,梦醒的青年终于发现,本是要到这大学来学习怎样打破铁屋子的,结果这大学本身,就正是那铁屋子。欲哭无泪,徒唤奈何,何以解忧?逃之夭夭。

然而,涅克拉索夫说得好:“世上哪有安乐窝?”兄弟们,你往哪逃呢?你去“创业”,你去“漂泊”,这固然都是英雄的本色。但那无论怎样“成功”,都只是“逃”的成功。你的心病并不能因此而治愈,总不能让全体大学生再来一次“上山下乡”吧。

其实,还有一条路,即是与魔鬼搏斗,即是坚守大学,以不逃为逃。因为大学本身已经逃离了,你走遍天涯海角也寻它不着。我们惟一能做的,是把这牢底坐穿,让大学重生。“且看明朝椰林寨,万紫千红分外娇。”《红色娘子军》中的琼花开始是逃出椰林寨,但后来她又回来了。为什么?为了解放。

然而对于今天的学子们来说,这是怎样的一个高调啊。今天的问题是,谁来解放和如何解放那些无路可逃的“知识文盲”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